法律热线:
文章详细

【专利】华为阻击中兴意在甩掉“低价”标签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0日 广州侵权律师  
华为状告中兴,只用了短短5天,便迎来了德国初胜,这一速度,让被告者中兴始料未及。

  本月2日,德国汉堡地区法庭颁布暂时禁令,禁止中兴提供、营销或拥有具有特定商标与设计的USB调制解调器。这一禁令颁布日期,距离华为起诉仅5天时间。而华为在10天之后才公布了这一消息,显示出对同城对手“有节制的反击”。

  中兴随后紧急发布公告称,德国颁布禁令,不会对中兴经营造成影响。但国外媒体对该案评论称,德国法院在如此之短时间内作出裁决,说明中兴侵权事实非常清楚。

  目前,华为还在等待法国和匈牙利方对该项诉讼的判决结果。工信部此前的调停并未起到效果———华为的理由是,尊重知识产权、依法行事。显然,华为希望通过诉讼,一方面争取美国监管者的信任加码;另外,也要和长久以来捆绑提及的“中华”概念说再见。

  华为诉中兴德国初胜

  5月2日,德国汉堡地区法庭颁布一项暂时禁令,禁止中兴提供、营销或拥有具有特定商标与设计的USB调制解调器,华为诉中兴在德国获得初胜。

  市场消息称,华为已经致函拥有中兴通讯带有问题标识的USB调制解调器的欧洲经销商,要求他们停止销售。中兴回应道,早在2009年华为向欧盟申请商标注册之前,中兴就已经停止使用该商标。况且RoHS既不是某家企业“专用”的环保标识,更不是企业自身某个‘产品’的标识。”

  华为立刻反驳,“与中兴通讯发表的声明正相反,中兴通讯并未停止在其产品上使用相关商标。”

  对于德法院临时禁令,中兴称,这只是一项临时措施。临时禁令无法阻挠中兴在欧洲的扩张,对中兴的经营情况不会有影响。“临时禁令并非法院的判决,此项禁令在华为向法院单方面申请后即可获得,属于诉讼前的临时措施,最终是否侵权,需要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结果。”

  而国外媒体评论称,德国法院在如此之短时间内作出裁决,说明中兴侵权事实非常清楚。而从报道的禁令颁发时间看,华为应该在数日之前就已经获知此事,但并没有主动公示。这或许也是对工信部调停的让步———华为4月28日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对中兴公司提起法律诉讼,指控其侵犯了华为一系列有关数据卡和LTE技术的专利权和商标权。工信部曾介入其中希望双方握手言和,但华为坚持捍卫自己的专利权。

  华为阳谋:阻止未来潜在侵入者

  华为与中兴在业界的竞争早已不是秘密。中兴董事长侯为贵曾说,“实质上我们(中兴华为)从一开始到现在竞争了20多年。”两家企业之间的同质化竞争,战争不过是早晚的事。

  4月28日,华为在德国、法国、匈牙利三地状告中兴,指控其在数据存储卡和高速移动互联网技术方面存在专利与商标侵权行为。

  “市场上充满了各种挤压式竞争,我们尊重同行和任何对手,但是不会畏惧任何来自背面的寻衅,惟有反击迎战。”20小时后,中兴发表声明说,已在中国递交诉状,起诉华为侵犯其LTE专利。国内两家最领先通讯设备商之间的“中华大战”打响。

  易观国际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扬分析认为,华为此次诉讼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意在争取美国监管者的信任加码,借此与中兴划清界限。

  一方面,华为进入欧美仍然存在政治层面的反对声音。而华为通过起诉中兴似乎意图透露两个信号:中国通信设备企业并非政府主导下的“铁板一块”;华为这样的企业越来越强调对知识产权和专利的尊重和保护,并依法行事。这两个信号无疑能为华为争取美国监管者的信任加码,争取美国市场。
  
  另一方面,华为似乎也想借诉讼和中兴“划清界限”。多年来,中兴和华为一直被标榜为“难兄难弟”,在业界和舆论的语境中,依然是被捆绑在一起的“中国厂商”,并被国际市场贴上“政府支持企业”、“低成本”、“低价格”、“技术跟随者”的标签。华为希望借助中兴的诉讼能成为自己松绑的契机,以更明确地传递企业个性化的形象。

  最重要的是,对于中兴华为这样的设备商来说,传统的面向运营商的业务已经面临增长极限的天花板,为了有限的蛋糕,设备商们寸土必争、刺刀见红。“华为已从市场侵入者变为市场占有者,而中兴却是未来潜在的侵入者。”长江证券分析师靳雪翔认为,曾当过“侵入者”的华为,对中兴的警惕性比之前尤甚,这也是华为发起诉讼的重要原因。(南都记者 汪小星)


All Right Reserved 广州侵权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543405099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